当前位置:首页 >> 议政建言 > 社情民意

老年群体数字阅读面临“老龄化”趋势亟待重视 



 
我国数字阅读群体逐渐趋向老龄化,但当前老年群体数字阅读参与比重相对较低,数字技能、阅读体验感、市场关注度等因素影响着老年数字阅读的进一步推进。亟待重视。
一、基本情况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5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2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为10.67亿,互联网普及率达75.6%。从网民年龄结构看,60岁及以上群体占比显著提升,达到14.3%,即60岁及以上老年网民规模达1.53亿。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截至2022年底,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总数为2.8亿,也就是说至少每两个老年人就有1人接触了网络。
二、存在问题
一是供给匮乏,市场关注度低。当前,我国数字出版产品的受众多集中于有着网络消费习惯和能力的年轻群体,数字阅读的资源类型更加倾向于年轻一代的喜好,其产品研发与升级也聚焦于年轻群体,对于有着潜在商业爆发力的老年群体,仍处于忽视状态。比如,中央宣传部出版物数据中心的数据显示,以“老年”作为关键词仅有26240个搜索结果,而“儿童”和“青少年”作为关键词分别有985344和193277个搜索结果。同时老年数字阅读供给数量和阅读需求不平衡,符合老年群体阅读习惯与需要的产品供给相对较为紧缺。在各类电子书阅读APP中,缺乏针对老年人的阅读分类,即便专门搜索“老年”“老年书籍”等关键词,也多集中在《老年护理》《老年医学》《老年养生》等方面,有关退休生活指引、心理指导、老年人再教育、老年人再就业、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的读物数量偏少,优质阅读内容还很缺乏。
二是技能不足,适老化产品少。因老年数字阅读发展较晚,老年群体的数字素养缺失,老年数字阅读不管是工具使用还是信息搜索都呈现被动的特征,大部分老年人在新技术的使用上仍然需要帮助,数字技能缺乏限制着老年群体数字阅读的意愿和需求。根据2022年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适老化APP消费监督评测项目研究报告》显示,APP的适老化在便于老年人理解方面提升空间较大,平均达标率仅为66.6%,部分APP适老化在贴合老年人在听觉、视觉、触觉以及思维、认知方面的身心特点等方便还存在不足。同时多数公益团体、各类学校、网络课程所开展的数字化普及活动针对的主要群体为青少年,老年群体缺少机会进行系统的数字技能学习和提升。此外数字技术适老化产品服务供给不足,数量、种类较少,功能待进一步优化。比如,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音频客户端于2021年推出“云听”简洁版。缺乏专门为老年人量身打造的内容产品。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专为老年人打造了听书平台“乐龄听书”,虽然在功能上增加字号更大、导航更清晰、内存占用自动提醒、电量实时监测等易于老年人操作的设置,但智能设备使用方式以及老年人对数字内容的付费意愿不强仍然阻碍老年人进行有声阅读。
三是信息复杂,阅读体验感差。老年群体需要更简便、更简单操作的信息获得渠道,然而他们在被动接受的信息中,不乏软广告、假新闻、谣言、诈骗等,使得他们无法适应数字时代变革。比如,2022年5月洛阳市涧西区年近七旬的徐大妈在网上认识了一个讲授《道德经》的团队,对方称这是国家支持项目,经过国家审批,专门为老年人谋福利。获取信任后,联系徐大妈在团队摇号抽奖活动上中奖,套取徐大妈银行卡信息和手机验证码,导致徐大妈被骗近2万元。同时老年群体一般较难自行筛选出有价值的、感兴趣的数字信息。此外在进行数字阅读过程中,弹窗广告、网络拦截甚至是流量短信等提示,都会让老年群体感到担忧。阅读内容的失实,不信任网络信息,害怕遭遇网络诈骗等因素令老年群体在数字阅读过程中产生焦虑情绪,直接或间接地影响数字阅读体验感,动摇其进行数字阅读的信心。
三、对策建议
一是提高政策支持力度。完善数字技术适老化改造政策保障,鼓励开发更多方便老年人操作使用的数字阅读产品和多媒体读物,增加老年读物的载体、品种和数量,丰富阅读形式,扩展阅读内容,积极开展老年人阅读推广工作,完善老年人阅读公共服务设施建设,争取资源配置的适当倾斜,防治适老化数字阅读成为“信息孤岛”。
二是开发适老化阅读产品。《“十四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服务体系规则》提出“扩大老年文化服务供给”,所以,要进一步紧抓老年群体的核心需求,积极开发面向老年人的实用性、鉴赏性、艺术性、文化性、娱乐性数字化课程资源,建立老年教育学习资源库。研发更加适合老年人的智能产品,运用“互联网+教育”思维与先进的科学技术,构建基层社区老龄群体阅读服务模式。
三是开展老年网络技能培训。通过科普培训,让数字技术“下沉”到老年人中去,开设符合老年读者特点的大数据网络使用技能培训,举办各类老年教育专题培训,以公益性免费培训的方式解决老人对智能手机等电子设备使用的日常需求,切实提高老年人智能技术应用能力,创设更加包容、普惠、友好的老年数字生活图景,进一步推进数字赋能老年教育。
四是降低老年人数字安全风险。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全方位、多渠道加强老年人数字安全教育和宣传,普及数字助老教学和防骗知识,同时加强数字化监管平台建设,不断降低老年人数字安全风险。


共分为1页 [1] 当前第1/1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上一篇:“研学”将有千亿蓝海,发展乱象亟待关注
下一篇:关于大力扶植专精特新企业发展的建议

版权所有 政协句容市委员会 最佳分辨率1024X768